短篇

短篇
曾心血来潮,问:“你爱我什么?”他答的未假思索,道:“你的钱。”  旁人听了,大约会误以为她是富可敌国无所事事的大小姐,而他是游手好闲专吃软饭的小白脸。遗憾的很,其实她那点可怜的薪水还不够他和狐朋狗友打四圈麻将。他之所以这么说,纯粹是报复。  昔日他问:“你喜欢我什么?”  她答得掷地有声:“钱。” !  呜呼!算他道行高,当时波澜不惊不动声色。实际上一直耿耿于怀,逮住机会便以其人之道而治其人之身...

阅读全文>>

阅读全文...

老大的小说语录

老大的小说语录
1.原来那只狐狸,一直没能等到它要等的姑娘。 2.那时候我想过,与其一辈子见不到她,不如把她留在我身边,多一天也好,哪怕万劫不复,后患无穷,我也这么干了。 3.下雪了,不知道秦桑会不会冷,这是他最后一点残存的意识。 4.这块糖给你吃,我叫易连恺。 5.她不爱我,所以我永远也不会让她知道。 6.只怪这华丽夜空太美太温柔,让人在一瞬间,想要拿一生当承诺。 7.秦桑...

阅读全文>>

阅读全文...

亦舒

亦舒
    一个人走不开,不过因为他不想走开;一个人失约,乃因他不想赴约,一切借口均属废话,都是用以掩饰不愿牺牲    人的天性便是这般凉薄,只要拿更好的来换,一定舍得          女人是世上最奇怪的生物之一,年轻的时候,清纯柔和美丽如...

阅读全文>>

阅读全文...

无论

无论
无论怎么样,一个人借故堕落总是不值得原谅的,越是没有人爱,越要爱自己

阅读全文>>

阅读全文...

渐
使人生圆滑进行的微妙的要素,莫如“渐”;造物主骗人的手段,也莫如“渐”。 在不知不觉之中,天真烂漫的孩子“渐渐”变成野心勃勃的青年;慷慨豪侠的青年 “渐渐”变成冷酷的成人;血气旺盛的成人“渐渐”变成顽固的老头子。因为其变 更是渐进的,一年一年地、一月一月地、一日一日地、一时一时地、一分一分地、 一秒一秒地渐进,犹如从斜度极缓的长远的山坡上走下来,使人不察其递降的痕迹, ...

阅读全文>>

阅读全文...

席慕容的诗

席慕容的诗
好多年没有见面的朋友,再见面时,觉得他们都有一点不同了。 有人有了一双悲伤的眼睛,有人有了冷酷的嘴角,有人是一脸的喜悦,有人却一脸 风霜;好象十几年没能与我的朋友们共度的沧桑,都隐隐约约地写在他们的脸上了。 原来岁月并不是真的逝去,它只是从我们的眼前消失,却转过来躲在我们的心里, 然后再慢慢地来改变我们的容貌。 所以,年轻的你,无论将...

阅读全文>>

阅读全文...

诗词

诗词
红酒与嬉戏纠缠的阁楼里 我认识了你 低眸,矜持地牵引裙裾 瞬间契合了我心的礼仪   依然与眸子再见 依然逃避躲向地面 红唇轻柔地翕动:晚安 走不脱的,依然在心坎     永远,我等 ...

阅读全文>>

阅读全文...

林渊博

林渊博
秋风瑟瑟,梧桐上泛黄的叶子打着转儿,轻轻的飘落在地上,落在心事人的脚跟边,悄无声息。 阳光从窗外透漏进来,窗外高大的桂树上盛开着细碎的小金花,一簇簇,一拥一拥的,被风一吹掉落了一大片,在光的涂抹下,变得金灿灿似金箔,空气里都是桂花怡人的香气,就好像初见林渊博的那一刻,美好的不像话。 金色的碎花掉落,阳光从枝桠间透出,在阳光下洗礼的林渊博像个精灵。他的鼻子挺挺的,有着...

阅读全文>>

阅读全文...